愛下書小說網 > 冰與火之魔山 > 0711章 效忠與復活
最新網址:www.8774011.live
    “遵命,大人?!蓖呃谞柡翢o畏懼,“只要巨龍的主人讓我追隨,我立即出城,引誘那只冰蛛的出現?!?br />
    大廳里的將士們無不心中異樣。

    瓦拉米爾作為一個北方的自由民,和魔山不過是第一次見面,就甘愿為魔山所用?戰死不懼?

    魔山盯著瓦拉米爾,這個自由民中最優秀的易形者真的愿意一心一意要追隨于他?效忠于他?為他而戰,百死不懼?

    “瓦拉米爾,你如敢出城誘冰蛛現身,我就讓你加入我的近衛騎兵營,做我的貼身侍衛?!?br />
    “魔山大人,我立即出城?!蓖呃谞柎笙舱f道。

    他成為南方人的理想在這一刻得到了實現——加入魔山的近衛營,成為魔山的貼身侍衛中的一員,他就能真正留在南方了。十歲時候,在師父的帶領下,瓦拉米爾來到了絕境長城的東海望和守夜人進行了第一次的走私交易后,他就有了一定要生活在絕境長城南的夢想。

    魔山的一句話,令他幾十年的渴望成真!

    瓦拉米爾向魔山和艾德大人施禮,這令他頗不習慣。北方自由民即使面對自己的王也不會有這么多禮節,但南方人不同,瓦拉米爾做好了準備,他愿意如南方人一樣的繁文縟節的行事。

    瓦拉米爾大踏步走出,城外有一只可怕的冰蛛,但他真的無所畏懼。他控制的雪熊,三頭冰原狼,雪鷹和影子山貓,對于異鬼尸鬼和這類異物,都天性的敏感,能在這些東西接近或者是靠近這些東西的時候向他示警。

    動物具有對危險靠近的天賦感知,瓦拉米爾和動物合二為一的時間有數十年了,他自己本人的感知也變得異常的靈敏。

    “瓦拉米爾,帶我出城,冰蛛就一定會出現?!辈继m·史塔克淡淡說道,“冰蛛的目標是我,只要我真的出城,它就一定會出現?!辈继m·史塔克看向艾德,“父親,異鬼大軍距離此城還有兩天時間,如今魔山大人帶著巨龍來到,我們有了最強的護衛,我建議我們該全城撤退了?!?br />
    瓦拉米爾站住,眼望魔山。

    “無妨,先殺冰蛛,再全城撤退?!蹦秸f道。

    “魔山大人,異鬼大軍距離我們已經很近了,先殺冰蛛,恐怕時間上不夠?!毖笫[首相戴佛斯·席渥斯出列說道。

    “戴佛斯·席渥斯大人,我自有安排,你不必擔心?!蹦匠谅曊f道,“我來此,就是要先殺異鬼大軍一回?!?br />
    “大人一人?”

    “不,還有我的龍?!?br />
    我的龍?

    但騎士偷羊賊并不是魔山的龍,不過,這并不妨礙魔山自認是偷羊賊的主人。眾人也親眼看見魔山騎巨龍而來,巨龍聽他命令行事。無人知道巨龍的心中,真正的主人只有一個:蓖麻龍騎士。偷羊賊和魔山,不過是戰友同袍關系,沒有主從關系。如果魔山失去了蓖麻的龍騎士袍和傳承斧,偷羊賊對他就只會剩下好感。

    因為魔山的一句我的龍,眾將士們無不精神一振。

    魔山將一人一龍斷后,屠殺尸鬼大軍。人人都知道尸鬼是火油一般的物事,只需要一點火星就會猛烈燃燒成灰燼,何況是無堅不摧的龍焰。

    籠罩在眾人心中那沉重的陰霾因為魔山的一句話而消散了大半。

    艾德·史塔克說道:“布蘭,你不要親自出城,既然夜王的冰蛛目標是你一人,你就更應該呆在城里,讓人偽裝你出城?!?br />
    “冰蛛已經殺了三個假的布蘭,它是具有靈性的魔法生物,不會再上當。瓦拉米爾,你護衛我,我們一同出城?!?br />
    瓦拉米爾并不動,他的目光看向魔山。很顯然,這個家伙已經自認是魔山的兵,除了魔山,他不會聽命于其他人了。這也是一心一意要留在南方的瓦拉米爾向魔山示忠的方式之一。

    魔山說道:“瓦拉米爾,你保護布蘭出城之前,我們還有一件事情需要先做?!澳娇聪虬隆な匪?,”艾德大人,瓊恩·雪諾不能火葬,請給梅麗珊卓夫人嘗試一次讓他復活的機會?!?br />
    “長夜漫漫,處處險惡,唯有光之王是唯一真神?!碧筚慃惤z·佛羅倫站起來高聲唱道。

    她的歌唱得到了信民的擁護,守夜人中,也起了附和的聲音,那是加入了守夜人軍團的‘無旗兄弟會’的聲音。無旗兄弟會的兄弟們數百人已經只剩下了五十人,全部都是紅神的虔誠信仰者。他們在守夜人中自成一軍,首領依然是閃電大王貝里·唐德利恩和密爾的紅袍僧索羅斯。

    在魔山騎著巨龍來到的時候,貝里和索羅斯在守夜人兄弟中。他們和魔山是舊交,也知道魔山殺死了泰溫·蘭尼斯特的秘密,他們沒有上前和魔山敘舊。和他們站在一起的還有魔山的另外一個舊相識:忠誠于大麻雀的藍賽爾·蘭尼斯特。

    艾德看向梅麗珊卓:“夫人,你有把握復活瓊恩?”

    “我沒有把握,大人?!泵符惿鹤縼淼奖跔t城,是魔山要她來的。她從火焰中預言了瓊恩的死,而魔山認為她能復活瓊恩。

    艾德看向魔山,他是不相信人死還能復生的。閃電大王貝里·唐德利恩據說被紅袍僧索羅斯復活了幾次,但艾德并未親眼看見,他更愿意相信也許那是紅袍僧索羅斯的小伎倆。來自狹海對岸的一些喜劇演員和小丑演員還有魔術表演者會有一些以假亂真的障眼法,而僧人和巫師們為了取信于人,建立自己的信仰威信,也會使用那些小伎倆。

    魔山看向艾德,眼神中有自己的堅持。

    梅麗珊卓說道:“艾德大人,能不能復活瓊恩,是光之王的決定,我只是向光之王拉赫洛進行請求,能不能得到光之王的回應,我并不知道?!?br />
    “讓她試一試?!奔t發耶哥蕊特走出隊列高聲說道。

    山姆威爾等守夜人兄弟都是期盼的眼神看著艾德·史塔克。他們半信半疑,但還是希望能嘗試一下。

    洋蔥首相戴佛斯·席渥斯親眼看見過梅麗珊卓的本事,他曾兩次和梅麗珊卓合作,親眼看見梅麗珊卓生出影子殺手,殺死了藍禮·拜拉席恩和代理城主科塔奈·龐洛斯,幫助史坦尼斯取得了風暴地的領主地位和風息堡的控制權。

    “艾德大人,讓梅麗珊卓夫人試一試吧,這和獻祭活人不同,這是救人?!毖笫[首相戴佛斯說道。

    “好!”

    瓊恩·雪諾把從火祭臺上抱下來,放在一張案板上,眾目睽睽之下,梅麗珊卓點燃了火盆,念念有詞,咒語音節奇特,是眾人沒有聽過的瓦雷利亞高等語,她開始了向光之王的請求。

    半個時辰過去了,瓊恩·雪諾一動不動。

    梅麗珊卓站起來:“我們出去吧,先把其他的勇士送上路吧。我已經向光之王發出了請求,我不能知道光之王究竟會不會回應我的請求,我也不知道光之王什么時候回應,接下來,我們只能等?!?br />
    “我留下來陪著瓊恩?!奔t發耶哥蕊特說道。

    “我也請求留下來陪著他?!吧侥吠栄凵耖W躲,語氣中底氣不足。他是個有義氣,也聰明,但膽小的人。

    魔山說道:“耶哥蕊特,山姆威爾,你們留下來陪著瓊恩,他會醒過來的,相信我?!蹦秸f得篤定無比。布蘭·史塔克肩膀上的三眼烏鴉眼光閃閃的看著魔山,魔山為什么會如此篤定?他怎么能斷言瓊恩能復活?梅麗珊卓夫人本人都不能確定。

    眾人隨后來到大廳外面的院子,艾德和魔山把火把丟進了祭臺下的火油中,大火熊熊燃燒起來。

    房間里,守護著瓊恩的耶哥蕊特和山姆威爾聽見了一聲奇異的‘噢’聲,好像是極端痛苦中的聲音,這聲音是瓊恩發出的,就連聽的人都感覺到了痛苦。

    耶哥蕊特和山姆威爾大喜,他們一起起身,俯身在瓊恩的面前,瓊恩睜開了眼睛,看見了老友山姆威爾那又驚又喜的眼睛,然后是耶哥蕊特的嘴唇蓋上來,鮮潤的紅唇紋在了瓊恩的嘴唇上。

    “唔!”瓊恩發出虛弱而痛苦的聲音。

    他全身是嬰兒狀態,全自然原始,胸膛上的傷口觸目驚心,縫合了的疤痕丑陋,如一只恐怖的黑色蜈蚣。

    山姆威爾急道:”耶哥蕊特,別讓瓊恩窒息,他需要先休息?!?br />
    耶哥蕊特根本不管,一個長長長長的吻,她突然起身,返身快步走了出去,她的臉上洋溢著流光溢彩,紅發跳動如火焰。瓊恩痛苦的表情令山姆威爾揪心,瓊恩說道:“山姆,扶我起來?!彼穆曇籼撊鯚o力。

    山姆威爾忙扶起瓊恩·雪諾。

    “我的衣服?!”

    “我馬上去拿來?!鄙侥吠柺置δ_亂的為瓊恩拿來衣服,他激動得眼角里泛起了淚花。

    瓊恩死而復生,狂喜塞滿了山姆威爾的胸腔。

    院子里,耶哥蕊特的聲音響徹半空:“瓊恩醒了!”她幾乎是用喊的,聲音里充滿了激動,狂喜壓抑不住,耶哥蕊特的眼眶瞬間充滿了淚水。

    噼噼啪啪的火焰燃燒聲中,眾人的臉色無不又驚又喜,布蘭·史塔克的眼神也輕微的跳動了一下,魔山來到,力主復活瓊恩,他斷言瓊恩一定會復活,他的預言成真了!

    三眼烏鴉也盯著魔山,偏著頭,露出審視的意味。

    無旗兄弟會、后黨成員全部發出了歡呼。

    賽麗絲·佛羅倫太后高聲歌唱:“長夜漫漫,處處險惡,唯有光之王是唯一真神,加入我們吧,各位大人,所有的士兵,都加入我們吧,讓光之王帶領我們打敗異鬼,讓光之王帶領我們重奪鐵王座。光之王萬歲——”

    “光之王萬歲!”后黨成員和無旗兄弟會的兄弟們一起大喊。

    信民們總是容易激動!

    艾德·史塔克走到魔山面前,他用力握住魔山的巨手,眼神激動,但沒有說一句話。魔山點了點頭:“艾德大人,瓊恩負有特殊使命?!?br />
    “北境將從此跟隨大人?!卑鲁谅曊f道,“大人您又救了瓊恩的性命?!?br />
    “艾德大人,復活瓊恩是我趕來這里的原因之一。異鬼來襲,人族危亡之際,能和您以及北境勇士們并肩作戰是我的榮幸?!蹦轿目U縐的應對。這句話給了艾德和北境人肯定,是一句得體的話。艾德發現,魔山并不是人們口口相傳的莽勇粗拙之輩。他是完全的另外一個人了。

    眾人來到大廳,瓊恩·雪諾身穿他的緊身黑皮革正坐在椅子上,目光沉凝,他的嘴唇青紫,好像被凍僵的人。他的臉色也很不好,但他的胸膛在起伏,他在呼吸,這一點才是最重要的。

    “我看見了白靈,它還活著?!边@是瓊恩說的第一句話。他的冰原狼白靈在異鬼攻擊黑城堡的大戰中失蹤,瓊恩曾在夢境中尋找過它,他只能感知到白靈在鬼影森林里的某處。被異鬼占領并控制了絕境長城后,白靈很難通過長城隧道再回來。

    “你還看見了什么?”艾德蹲下來,握住瓊恩的手。

    他們不是父子但親情勝過父子!

    “黑暗,無邊無際的黑暗,虛無縹緲,沒有人,沒有其他的任何東西。只有黑暗……”瓊恩的語氣開始變得急促,他太虛弱,一說話一有情緒就呼吸困難。

    “他需要好好休息?!蹦秸f道。

    “是魔山大人救了你,他從臨冬城趕來,和梅麗珊卓夫人一道。他堅信你會復活?!卑螺p聲說道。

    瓊恩·雪諾看向魔山,他第一次見到魔山本人。

    “魔山大人?!彼f道,“為什么是我?”他沒有說出人們期待的感謝的話,事實上他感覺到了復活的疲憊和虛弱,他只想長眠,并不想被復活。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了母親是誰,他心愿已了,根據傳統和律法,他是坦格利安家族具有對鐵王座的繼承權的合法王子,不過他根本無心覬覦鐵王座。他只感覺活著好累,而臨冬城決戰,魔山帶著軍團和巨龍來到了臨冬城,有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魔山盯著瓊恩·雪諾,他沒有回答瓊恩的問題:“瓊恩,你需要好好休息?!?br />
    *

    中午時分,梅拉·黎德推著布蘭·史塔克走出南門,瓦拉米爾帶著他的雪熊、三頭冰原狼、一只影子山貓,天空中一頭雪鷹,還有一個小小的護衛隊保護著布蘭·史塔克上了國王大道。這一次,是真的布蘭!

最新網址:www.8774011.live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期 盛京棋牌网 快乐八中奖查询 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福彩 美女捕鱼短视频教程 四川麻将怎么玩 山东快乐扑克三走势图网易 英超积分 pk10北京小赛车 哈尔滨麻将机一条街 今天股票下跌原因